等等!!!這並不是我說的那篇短篇!(不

其實呢 這篇大概的架構就是來自於我的第一篇文章 允西的雨

個人覺得允西版本的交代的有點草率 然後這篇就這樣誕生了(咦

所以覺得有點熟悉的朋友 別覺得很困惑喔哈哈哈xD

然後可以自行YY允西到文裡的男女主角上 ok的xDDD

我會努力常更的 大家別放棄我嗚嗚(是有多怕

 

 

 

 

 

 

=

 

—如果結局早已命定 你還願意經歷這一切嗎﹖—

 

雨,輕輕的下著。

天空灰茫茫的,窗子冷的都起霧了。

「…多久了呢﹖」用額頭抵著窗子,自言自語。

到底多久了呢﹖像這樣自己一個人的生活著。

「宇澤,你…過得好嗎﹖」我用手指輕輕的在起霧的窗戶上畫了個心型。

但,過了一會兒,它卻又消失在那白霧霧的窗子上。

就好像我們之間的愛情一樣。

明明是存在著的吧﹖那微微的悸動。

卻像是被一層霧覆蓋了起來,看不清。

我看著窗外的雨,笑著。

 

 

 

「恩妍阿。」宇澤抬起頭,靜靜的看著我。
「嗯﹖」我輟了一口咖啡,繼續翻閱著手上的雜誌。

「我們分手吧。」

我對上秋宇澤的視線。
「…哈哈,今天不是愚人節喔小宇。」我乾笑著,不去理會他剛剛對我說的話。
「我沒有在開玩笑。」但宇澤只是繼續說著,嚴肅得讓我不得不相信他剛剛說的話是真的。
「…你別鬧…」「我不愛你了,朴恩妍。」宇澤打斷我。
「我不愛你了。」他說完,淡淡的笑了。

只是笑著,只能笑著。

「……你在騙我對吧﹖」我皺著眉,不想去面對,也不敢去面對眼前的現實。
「我們不適合。」宇澤看著遠方的天空,彷彿自己跟這件事無關一樣的說。
「這就是你的理由嗎﹖」我看著眼前曾經說過會永遠愛著我的男人。

都是謊言嗎,曾經的一切。

「不。」宇澤將視線移回到我身上,有些嘲笑似的揚起了嘴角「愛情的開始不需要理由,那結束為什麼就需要理由了呢﹖」
我沒有說話,只是看著他那深藍色的眼眸。
還是跟我們認識的時候一樣,很迷人。
但,卻參雜著一點,哀傷。
「…你愛過我嗎﹖」我聽見了自己哽咽顫抖著的聲音問著。
「…忘了我吧,恩妍。」宇澤起身,背對著我「忘了這段回憶,然後過自己一個人的生活,好嗎﹖」
「你回答我﹗你到底有沒有愛過我﹗」我像是發了瘋似的喊著。
「…朴恩妍你別這樣。」宇澤還是沒有轉身「我不想跟你起衝突。」
我沒有說話,嘴角微微的上揚了。
「…你知道嗎,就算你說謊騙我我也會相信的。」

為什麼連謊言都不願意說了呢﹖

溫熱的液體從眼角滑落進桌上的熱咖啡,泛起了陣陣漣漪。
左胸口像是被人掏空了一樣,什麼都沒有了。

好疼,真的好疼。

我看著宇澤的背影離開咖啡廳,推開玻璃門,消失在前方的轉角。
我一直在等他回頭,看我最後一眼,就算只是一眼也好。
可是到了最後,我還是只能看著他的背影。
怎麼抓都抓不著。
「…看來,是我太傻了呢。」太傻的以為,我們能永遠相愛。


如果當時的我沒有就這樣讓你從我的生命中溜走,我們是不是就不會錯過彼此那麼久了呢﹖宇澤。


我看著眼前暗灰的天空,笑著。

 

 


那天,是我最後一次見到他。
在和宇澤分手後,他就好像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一樣。
我到處打聽著他的下落,卻怎麼找都找不到他。
就好像是從人間蒸發了一樣。
而我這麼努力的找他,他卻連一通電話也沒有。
是阿,什麼分手之後還能當朋友那些都是騙小孩的吧。
於是我繼續過著宇澤口中的“自己一個人的生活”。
但,自己一個人生活跟自己一個人“好好”生活是有差別的吧。
每天都只是,把自己的生活塞得滿滿的。
工作到凌晨一兩點,回家後倒頭就睡,明天繼續為公司賣命。
像是沒有意義的,只是呼吸著空氣一樣的活著。
這樣的話,是不是就不會再想起你了呢﹖
有人說,認識一個人多久,就需要用多久的時間忘掉他。
宇澤,我們認識應該有兩年了吧﹖
如果我用了兩年的時間,卻還是沒辦法讓你從我心裡搬走,那我該怎麼辦呢﹖
你知道嗎﹖我想我不是忘不了你。
不是忘不了,而是不想忘。
不想忘了你擁抱時給的安全感,不想忘了難過時可以倚靠著哭泣的肩膀,不想忘了那不是很強壯卻願意保護我的身體。

不想忘了,你。

好傻,這樣深愛著你的我。
明明是被你狠狠的拋棄了,連一個理由也沒有的就這樣被你丟下了。
卻還是像個傻瓜一樣,只能在你身後追逐著你的背影。
「你知道嗎﹖就算只是一次也好,讓我可以跟上你的腳步。」我看著辦公桌上那跟你唯一的合照。
你曾說,你不喜歡拍照,只喜歡拍風景。
因為人會變,風景卻不會。
那時的我還好笑的彈了一下你的額頭「笨小宇,誰說風景不會變的﹖以前我家後面的公園現在就變成了一家超大的百貨公司啊~」
你轉過頭,笑著搓亂了我的頭髮「但是人的改變,卻總是讓心愛的人心碎不是嗎﹖」
當時的我還不懂你在說什麼,只是單純的看著你那流露著哀傷的雙眼。
而你也只是笑了笑,便緊緊的把我擁在你的懷裡,在我的額頭上落下了一個吻。
「恩妍,我希望我可以永遠都不要改變,然後陪在你身邊好好的愛你,直到永遠。」
「…宇澤,謝謝你。」我靜靜的在你懷裡閉上了雙眼,幸福的笑了。
我看著相框裡當時相擁著,笑的燦爛的你和我。
「可是到了最後的最後,你還是變了。」我用手指輕輕的撫過了你嘴角上揚的弧度。

有多久沒有看到這樣笑著的你了呢﹖

而照片裡的那個女孩,又有多久沒有露出那發自心底幸福的笑容了呢﹖

「人的改變,真的很讓人心痛的是吧﹖宇澤。」

 

 

 

 

 

 

 


一個人撐著傘,在雨中走著。

兩年了。

好像什麼都變了,卻又好像什麼都沒變。
花了兩年的時間去忘掉一個人,應該足夠了吧。
曾經,在深夜獨自一人的時候總會想起記憶中的你。
愛過,痛過,傷過,也恨過。
常問自己,值得嗎﹖
為了這份早已傷痕累累的愛情。
說徹底把你忘掉是騙人的吧﹖

只是,習慣了。

習慣了自己一個人,習慣了沒有你。

「你也早就習慣了吧,宇澤。」我笑著。

停下腳步,抬頭。

 

來到了和你分手的那家咖啡廳。
這裡還是跟兩年前一樣,擺飾﹑裝潢什麼的都沒變。
「唯一改變的,就只有之前的我們和現在的我們而已。」我看著前方的招牌,嘴角勾起了苦澀的微笑。

早已回不去了吧﹖我們。

我推開門走進店裡。
卻在下一秒看見了一張熟悉的面孔出現在我眼前。
「…李昊旭﹖」我喊了他的名字。
那男孩抬起頭,卻在看見是我的瞬間露出了驚恐的神情。
「…恩妍﹖」他顫抖的聲音參著緊張和恐懼。
「…好久不見。」我走向他「上次聯絡好像是前年的事了吧哈哈。」
「恩…是阿。」昊旭低著頭,眼神注視著地板。
「那…你這幾年過的還好嗎﹖」…朋友之間禮貌性的問候。
「還不錯阿哈哈。」昊旭有些尷尬的搔了搔後腦杓。

之後接著而來是短暫的沉默。

「那…」「我…」我們兩人同時開口。
「你先說吧。」我看著他笑了笑。
「恩…其實我在趕時間所以可能要先離開了…」他笑的很僵硬,然後指了指手上的手錶。
「阿…那真不好意思…」我咬著下脣「但,在走之前我想問你一些事…」
「恩妍我真的…」「他過的好嗎﹖」我打斷他。

昊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你應該不驚訝吧,身為秋宇澤最佳死黨的你不是早就料到我會問了所以急著想擺脫我嗎。」我看進他從剛剛就不敢直視著我的雙眼。
「……饒了我吧恩妍…」李昊旭幾乎是用懇求的語氣「我…我真的…」
「我只是問你他過的好不好。告訴我他的消息有這麼難嗎﹖」
心裡好像有一把怒火在燃燒一樣。

明明說過不在意了不是嗎﹖

「我不是那個意思…」昊旭低著頭「對不起……」
「……就是不願意告訴我是嗎。」我冷冷的看著他。
他卻只是沉默著。
「真對不起,給你造成了這麼多的困擾。」我轉過身「你不是在趕時間嗎﹖那我還是先失陪好了。再見。」我邁開步伐。
是阿,對他來說,現在的我只是他的一段回憶罷了。
早就該認清這個事實了不是嗎﹖

朴恩妍你這個大白痴。

「等等…恩妍﹗」
我聽見了身後昊旭的呼喊。
我卻只是繼續走著,沒有回頭。
「朴恩妍﹗」我感覺到昊旭抓住了我的肩膀,用力的把我轉向他。
「你放手﹗」我試著掙脫。
「恩妍…去看他一眼吧。」昊旭的眼神透露著哀傷「算我求你,好嗎﹖」
「求我﹖」我冷笑「分手的時候我是怎麼求他的﹖這兩年我又是怎樣瘋狂的找他怎麼求他出現的﹖」
「恩妍…宇澤他…」昊旭的眉頭緊緊的鎖著「沒有時間了…」
「…什麼意思﹖」不安的感覺湧上心頭。
「秋宇澤他生病了…」昊旭低著頭,聲音有些哽咽「對不起…可是我真的沒辦法再瞞下去了……」
「生病…﹖」我乾笑「生病的話去看醫生阿…宇澤身體那麼強壯…睡個覺起來就沒事了…」
「腦瘤…」細細一聲穿過了我的思緒。

感覺身邊像有顆無聲的炸彈爆開了一樣,世界一片片的在瓦解。

「…腦瘤…﹖」我的呼吸聲越來越急促,胸口像是被人掐著一樣喘不過氣來。
「兩年前…他發現自己得了腦瘤」昊旭仰起頭,強忍著眼眶裡的淚水「他不想連累妳…不想讓妳難過,所以才叫我們幫他瞞著妳…」
「兩年前…」眼前的視線因淚水而開始模糊「所以他那時才會突然提分手…然後像蒸發了一樣消失在我的生命裡嗎…﹖」雙手顫抖著握拳,用力到指節都泛白了。


我想起了兩年前,宇澤對我說分手時那淡淡笑著的不捨。

我想起了兩年前,宇澤注視我時那雙透著哀傷的深藍色眼眸。

我想起了兩年前,宇澤轉身離開時那落寞的背影。

我想起了兩年前,宇澤轉進巷子裡消失時眼角閃著的那我以為是錯覺的淚光。


「恩妍…對不起…」昊旭走向前擁著我「對不起…」

身體所有的力氣和知覺都一併被抽離,什麼都不剩。

「他在哪裡…我要去見他﹗現在﹗」

 

 


曾經以為的不在意,在心裡築起來的心牆

卻總是在見到你的那一刻 一片片 無情的被摧毀…

 

 

 

我碰的一聲用力拉開那白色的拉門。
躺在床上的那個人,緩緩的把頭轉向我。
「妳…」宇澤看著我,臉上的表情閃過了一絲驚慌,像是做錯事被抓到的小孩子一樣。
「…妳為什麼還要出現﹖」宇澤冷冷的移開他的視線「我們之間…早就已經結束了。」他的聲音很虛弱,小的我都快聽不見了。
我緩緩的走向他的病床「為什麼要逞強﹖」
宇澤沒有說話,只是望著窗外。
「你…憑什麼擅自作主…﹗」我抓著他蒼白且冰冷的手「憑什麼讓我一個人被蒙在谷底﹗憑什麼讓我最後一個知道﹗」

淚,兀自留過傷痛的嘴角。所有的話都好像梗在喉嚨裡一樣,怎麼樣也說不出來。

「我就是知道你會哭所以才不想讓你知道…」宇澤的聲音有些哽咽,眼眶裡泛著淚水。
「你怎麼可以這麼殘忍…」我癱軟在他的床邊「殘忍到連你最後的時間都不肯讓我抓緊…」
「恩妍…夠了,真的。」他終於轉過頭,靜靜的看進我的眼底「謝謝妳為我做的一切…」嘴角勾起了一個無力苦澀的笑容。
「…你給我好起來聽到沒有﹗」我哭著,胡亂的抹著臉上的淚水「我不準你生病﹗我不準你丟下我﹗」
「恩妍…對不起…」宇澤直視著頭頂上白白的天花板「沒辦法…陪在你身邊給你幸福…」
「對不起…我根本沒有資格得到你的愛…」宇澤的聲音越來越虛弱,眼神開始便的迷離。
「…宇澤﹖」我不安的搖著他的手臂。
「還能再一次見到妳…我真的好高興…」宇澤用著像是叫我不要擔心,又像是叫我放棄的眼神看著我「我愛妳…恩妍…」他輕輕的
閉上了雙眼,露出了那抹我好想念﹑好想念的笑容「我真的好愛妳…」
「…宇澤﹗秋宇澤你不準睡著﹗」


「醫生﹗醫生﹗﹗」

 

 

 

”搶救中”三個大字的紅光投射在寂靜的迴廊,恩妍凌亂而不安的呼吸聲顯的特別突兀。
昊旭在迴廊裡來回踱步,更使得這裡攏罩著沉重的焦慮與不安。
三個小時後,搶救室的門唰的一聲被打開。
醫生緩緩的走了出來,只是對著奔向他的兩人搖了搖頭。
「我們盡力了…對不起。」

 

迴廊裡響起了朴恩妍崩潰而絕望似的哭喊。

 

 

 

雨,仍舊輕輕的下著。
沒有了你的世界還是繼續的在運轉。
但我的世界,卻在失去你以後,從此按下了暫停鍵。
因為你的消失而變的不完整,那又怎麼能繼續運轉呢﹖
哎呀,眼前的視線又開始不清楚了阿。
「天空,也在哭泣呢。」將手伸出窗外,任憑冰冷的雨滴打在自己手上,有點疼。
我不知道現在的你在哪,也不知道以後的我會在哪。
或許我會這樣一直自己一個人,也或許會愛上哪個男人,又或許會跟哪個男人結婚,會生小孩,跟哪個男人廝守一輩子。
「但如果可以的話...」我收回原本擺在雨中的手「下輩子...」


下輩子,讓我們再一次相遇,再一次相愛,好嗎﹖

「而這次,我不會再讓你從我身邊溜走了。」

 

 

 

 

 

雨停了。


溫暖的陽光從漸漸散開的烏雲裡透了出來,灑在恩妍笑著的嘴角上。

 

 

 

 

 

 

=

 

拜託給我回應吧(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催 的頭像
小催

Follow your heart

小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